调查取证与侦探咨询服务

以真诚回应客户疑虑,恪守己任,以高度责任心履行调查服务承诺

真实私家侦探调查取证并没有超群智力和神奇道具

发表日期:2020年11月8日编辑:杭州调查侦探

一直以来,许多人对于私家侦探这个职业,总抱持着些许想象。自1841年爱伦.坡的《穆尔格街凶杀案》问世以来,讲求逻辑演绎、科学左证的推理小说逐渐成为市场主流。而书中主角杜邦的私家侦探身分,也成为后代福尔摩斯等人的角色设定模板。

穆尔格街谋杀案剧照

书中的私家侦探有见微知着的观察力、当机立断的行动力,当然还有那精彩的推理秀,都成了人们对于私家侦探这个职业的憧憬所在。不过,现实中的私家侦探可不是这样。

除了文学和戏剧,现实中的日本可以说是私家侦探活动相当频繁的国家。就像那份超级英雄注册法案,日本政府在2006年公布了「侦探业业务管理办法」,可见私家侦探这个职业在社会上所需的保障和衍生的问题,已非零星个案。而至于那些以私人调查侦探为职的人们,当然也不像东京死神那样,每次出门总有从天而降的案件等着解决。

《恶德侦探制裁社》书中提到,日本的恶德侦探们常接到的委托,有时是跟踪狂的委托,也可能是家暴丈夫寻找离家出走的妻子。在接下这些委托后,跟踪就成了私人调查侦探们一定会使用到的基本技巧。

不过,水可载舟、亦可覆舟,故事的女主角「玲奈」则反过来使用「跟踪」的技巧来对抗这些无良的「恶德侦探」。

《侦探的侦探》剧照

对真实的私人调查侦探来说,跟踪调查取证这件事并不能随意而为,许多事前准备是相当重要的。而第一步,就是要知道跟踪的对象是谁。

在网络人肉搜索盛行以前,日本的私家侦探们可以借着车牌号码,查到车主的真实姓名和住址。但从2007年十月开始,则必须同时提交车牌号码和车身编号,才能得到这些信息。大众对于个资保护意识的崛起,对私家侦探们来说,可谓生不逢时。不过,私人调查侦探们当然还有其他替代方案。

不动产估价查询与查询网站「TAS-MAP」是私人调查侦探们的好帮手,就算仅知道约略的居住区域或姓氏,只要使用网站中「地价地图」的搜寻功能,就能列出住址、姓名一览表。另外,在知道全名的状况下,「G-Search」的数据库搜寻也能帮忙调出近半个世纪以来,所有包含关键词的新闻报导,再藉由网站中的人物情报跨类搜寻,从不动产、专利到出入境纪录,都能被查到。

私家侦探通过地图追踪调查

键盘柯南人人都会,只是这些情报虽然属于公开信息,有时候却相当零散。有些私家侦探为求情报完整性,最终的做法是委托律师:只要向嫌疑人提出损害赔偿,律师就有资格调阅对方的手机号码、住址、车牌号码、银行帐户等资料。尽管这样的行为一旦走漏就有可能被判罪,但作为最后手段,有些私人调查侦探还是会预先准备好提出诉讼的内容,游走于法律的灰色地带。

做好了背景调查之后,侦探的跟踪调查取证才正要开始。跟踪的目的,通常在抓他个罪证确凿。没有「犯人追踪眼镜」和「太阳能滑板」,该怎么办?

在行动前,私人调查侦探要先了解当天的气候、地形是相当重要的。有可能的话,侦探会在预计行动的范围内先行「场勘」,若无法前往,也会透过Google Map确定邻近的街道巷弄。而出发前,也要准备零钱或电子票证等,以免调查取证行动中为了等商家找零,而错失良机。有些私人调查侦探甚至会把驾照和预备金藏在鞋垫底下,以备不时之需。

杭州侦探调查外遇

至于许多电影中的调查取证场景,私家侦探为了乔装往往戴上墨镜或帽子,在真实世界中也是没有必要的。职业私家侦探只要保持自然的仪态,并掌握以下几个要点,就能顺利完成多数的跟踪调查取证工作:

1、与目标的距离,基本上维持在十五到二十公尺。

2、若目标是右撇子,就保持在稍稍偏右后方处(因为右撇子较常往左方回头)。

3、若有地下道跟天桥两条路线,可以默认目标会走地下道(尽管花的力气相同,但人还是倾向选择先往下行)。

4、行动中若搭上电车或公交车,要站在门边以便立刻下车。

5、若车上空位很多,站着会显得不自然,那就跟目标并排而坐(绝对不能坐在目标对面的座位)。

6、若必须搭飞机,要在划位时抢先买到机舱前方的座位(下飞机时才不会被其他乘客挡住去路)。

7、若跟丢了,不要犹豫,直接往前方的路线找。

杭州调查取证公司

另外,同样很常在电影中看到目标进入电梯,而私家侦探开始从旁边的楼梯奔跑而上的场景。在现实世界中,这其实是有勇无谋的。私家侦探在跟踪调查取证行动中来到电梯处,立刻就要观察是否有楼层显示 屏幕,并开始衡量楼高与私人调查侦探的体力。若有楼层显示屏幕,则从一旁的楼梯跑上还有可能知道目标的所在楼层;但若没有,那么侦探宁可和目标搭乘同一班电梯。等目标按下楼层按钮,私家侦探会按下「楼下那一层」的按钮。如此一来,私家侦探只要爬一层楼梯,一样有机会和目标同时抵达,继续跟踪调查。

真实的私家侦探,不一定有超群的智力和神奇的辅佐道具。从他们最基本的跟踪调查取证技巧中,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职业不同于以往、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形象。